娘口牛奶君

本命霜铁
all铁 EC 无洁癖
锤基亲情向

我看见你了【主红兴副双黄】

Chapter 1

白色的天花板。

张艺兴睁开双眼,浑身的钝痛昭示着有什么事发生过了。

尤其,是头上隐隐作痛的伤口。

可究竟发生了什么?张艺兴对此没有一点记忆。

他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,角落里的一团黑影突然映入了他的眼中。

那是谁?

张艺兴试图开口,然而却只能发出几声几不可闻的“嘶嘶”声。角落里的黑影却像是听到了他的动静,慢慢转过身来。

那是一张从未见过的脸。

张艺兴愈发地疑惑了起来,脑中思绪翻飞。

他是谁?为什么会在这里?我认识他吗?

窗外起了风,树叶沙沙作响,柔和的日光透进病房里,照在那个男人身上,却依然融化不掉他身上的冷意。

那人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作,只是怔怔地看着张艺兴。他的眼神,深邃得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,张艺兴看不懂,却隐隐觉得有些熟悉。

“咔嚓——”门把手突然被转动,两个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,“艺兴你醒了啊?”

张艺兴向说话声的方向望去,却是两张全然陌生的脸。

角落里的那个男人看见那两人走进来,却是一震,随即又平静了下来,背过了身去。

看见张艺兴的神情,其中那个略胖的男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与边上那个有些痞气的男人说了什么,便又推门走了出去。

一阵沉默。空气都仿佛凝滞住了。

“艺兴啊,我是你渤哥啊。”半晌,那男人开口,脸上的神情看不出悲喜。

渤……哥?张艺兴在心里默念,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很快另一个男人就回来了,领着一个医生。医生对张艺兴做了些基本的检查,便向那男人点点头,“其他都好,的确是失忆了。”

那男人向医生点点头,礼貌地把医生送出了病房。

“艺兴,我是黄磊,他是黄渤,我们是你的监护人。”那个略胖的男人坐在艺兴身边,单刀直入,“一个礼拜之前,你出了车祸,伤得不重。但是,你失忆了。”

失……忆?

张艺兴愣愣地看着他,脑中的思绪乱成了一团麻,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。

黄渤似乎看出张艺兴的异样,起身去倒了杯水,把张艺兴扶了起来,慢慢地喂给他喝,“瞧我俩这记性,艺兴你慢点喝,想要说什么问什么都不急在这一时。”

“饿了吗?”黄磊摸了摸张艺兴的脑袋,见张艺兴愣愣地点了点头,笑了出来,一双晶亮的眸子里满是宠溺,“我去买碗粥,你和你渤哥好好聊聊。”说罢和黄渤交流了个眼神,走出了病房。

“艺兴啊,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,但是什么都比不上你的身体要紧,咱们好好养着,等出院了什么都会好的。”黄渤像黄磊那样摸了摸张艺兴的脑袋,说道。

张艺兴顺从地点了点头,又有些疑惑地开了口,“监护人……”

“啊,伯父伯母走得早,就把你托给你磊哥了,”黄渤心头澄亮,接着张艺兴的话头就说了下去,替他解惑,“我呢,已经和你磊哥结婚好几年了,自然我俩都是你的监护人了。”

张艺兴听罢却是有些震惊,黄渤似是看见又像是没看见,又拿起水杯放在他的嘴边,“再喝口水不,刚醒来嗓子肯定干着呢。”眼神中是和黄磊如出一辙的宠溺。

这两个哥哥,都是真心地疼着我吧……可我却不记得他们了。

张艺兴慢慢地摇摇头,“我没事的……”

黄渤闻言笑着放下了水杯,“你呢,不要有心理负担,你还是我们的小艺兴,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爱你。”

眼眶渐渐湿润,张艺兴起身,拥住了黄渤,“渤哥……”

又是一阵风起,太阳似乎被一朵云挡住了光芒,病房里也暗了下来。

黄磊推门进来时就看见两人相拥的场面,不禁失笑。两人喂张艺兴吃完了粥,又略坐了坐,嘱咐了他诸多事宜之后便起身回去了。

病房里又安静了下来。

刚刚醒来的张艺兴显然禁不住今天那么大的冲击,一躺下便有些昏昏欲睡。

“艺兴——”


评论(3)

热度(7)